养生导航网_提供全方位养生资讯 » 日积月累 » 朱良春:经典是基础,师传是关键

朱良春:经典是基础,师传是关键

admin 2014 年 12 月 22 日 留言评论 711 views

  导读:又是一个“学经典”“要师承”的老话题,朱老此文从心而出,非常感人。里面谈到了刘力红老师《思考中医》中的“内证实验”,说“(内证实验)是非常重要的认识,我完全赞同。”并结合临床举了几个案例,说明了这一观点,可谓“有情”,亦“有货”,分享给各位。
  经典是基础,师传是关键
  任何一门科学的发展,都离不开继承与创新两个方面。能继承者始能创新,否则便成为无源之水,无根之木;知创新者始善继承,否则便不免抱残守缺,墨守成规。
  中医学术也不例外,故历代卓有成就的医家,无一不是学术上的精研经典、勤求古训者,亦无一不是学术上的推演发扬、革新创造者。同时师传授业,也是技术提高的重要一环,不可忽视。
  1、经典是基础
  先贤墨子说得好:“志不坚,智不达”。中医药学,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一部分,要想真正掌握它、运用它,不熟读经典,深入钻研,精思敏悟,通过实践,融会贯通,是不可能得其精髓而有所造诣的。“自古医家出经典”,历代著名医家多数都是依靠经典而获得成就的。
  中医经典,特别是《内经》、《伤寒杂病论》两部书,尤为重要。因为其中含有许多深奥的精义,要经过刻苦钻研,下一番苦功夫去“心悟”,才能有所得,正所谓智莫大于心悟也。
  梁漱溟先生说它是“人类未来文明的早熟品”。著名科学家钱学森院士也说:“21世纪医学的主宰者是中医中药”。邓铁涛教授说得更明确:“21世纪是中华文化的世纪,是中医腾飞的世纪”。中医经典里确实有许多内容是超时代的智慧结晶,直到现在我们明白了一些,但还有不少宝藏未被发掘,奥旨精义未被阐明。
  1958年我向江苏省卫生厅前厅长张克威汇报工作时提到中医经典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库,并举了一些例子加以引证。他听了以后说:“中医经典理论的内涵,可以用‘伟大的真理,科学的预见’来概括,应当努力学习、研究,不断发掘、弘扬。”
  但是近数十年来,中医药学术是有发展的一面,但对经典著作的学习、研究则是很不够的,甚至是淡化了,认为是落后陈腐的东西,不值得一提了,所以不少中医院校,经典著作已成为选修课,怎不令人痛心长叹!
  广西中医学院刘力红教授是一位了不起的中年学者,他所写的《思考中医》一书,值得大家认真地去读一下。我认为他是当代学习经典、深入领悟、穷幽抉微、创新发扬的楷模,他列举的许多生动的事例,很有启发,有很大的说服力,例如肺主治节、肝为罢极之本、厥阴病等的新认识,是破千古之谜题,发前人之未发的。
  他的成就来自两方面,一是深入学习经典,二是师承授业。但最根本的前提,还是他自己对中医学术坚信不疑的热爱,艰辛刻苦的求索,并具有“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的心态,才能心领神会,得个中三昧。
  他指出:“在传统文化里,存在很细微、很精深的‘内证实验’,却是不可否认的事实。正是因为这个内证实验和理性思考的结合,才产生了传统文化,才构建了中医理论。”
  这里他提出了一个“内证实验”的论点,是非常重要的认识,我完全赞同。因为中医许多理论、许多事实,光凭一个思考是不行的,“显然,如果没有内证实验的参与,没有非常精微实验的参与,是不可能的。”例如经络、穴位等,绝不是思考能够出来的。
  《内经•五色篇》:“阙上者,咽喉也”,不通过内证实验,你怎么知道阙上与咽喉有关呢?
  20世纪50年代白喉流行,白喉血清供应不上,只有求助中医和针灸。我们曾根据这两句话,就用短针在印堂(阙)上一寸向下平剌阙上穴留针,止痛快,消肿速,白腐脱落平均不超过3天,退热平均2天,观察137例,痊愈133例,治愈率达97.1%。
  同篇“面王以下者,膀胱、子处也”,指出“面王以下”与“膀胱、子处”的关系,也就是说“膀胱、子处”有病,可以从“面王以下”的部位表现出来。人中主膀胱,所以人中又叫水沟,子处则是指男女生殖系统,在临床上经常作为望诊的参考。
  我的学生林纬芬医师根据所见所闻,便在临床上检测300例男女人中形态、色泽的变化,进一步证实它的诊断价值(详见中国百年百名中医临床家•朱良春》198页)。
  《内经•疟论》:“日下一节”,疟疾患者可以从大椎向下按压,能够测出已发作几次,在压痛点旁开1寸处按揉至全身有热感(约半小时),就能控制疟疾的发作,复查疟原虫也找不到了。
  又如《本经》谓庵闾子主“五脏瘀血,腹中水气”,《别录》谓其“疗心下坚,膈中寒热”,“五脏瘀血”,肝脾大,心肺肾亦有瘀滞存在;“腹中水气”,是明确说明有腹水存在,这不是具体指出它擅治肝硬化腹水吗?我结合辨证之药,屡用得效。类似能指导实践的理论,举不胜举,充分说明这些理论之发现,不通过“内证实验”、“内视反观”是不可能的。
  但是,“内证实验不是一个有形的实验室,它完全是通过艰辛训练而构建起来的,是超有形的东西,这就关系到一个潜能的问题”。“从理论上我们完全可以推断这个内证实验的存在,经过特殊的‘培育’过程,这个内证条件是完全可以获得的。
  有了这个条件,就可以自在地进行经典所需要的各种内证实验。内证实验加上理性思考,这个经典就建立起来了”。
  他惋惜地说:“可惜后来医家只学习理论,而不去感受这个内证实验的过程,内证条件逐步丧失,甚至不相信内证实验,所以张仲景在《伤寒论》序言中以‘余宿尚方术,诸事斯语’来结尾。”
  张仲景的方术,有很大一部分是指的“内证”。“要获得内证的能力,格物(远离物欲)是一个最基本的条件,这个条件不具备,或者弄错了,内证实验就无从谈起”。
  “通过学习,接近经典,其实就接近了这些大师,通过学习经典,最后把我们自己造就成雷公、少俞、少师,这有什么不好呢?这也是学习经典最根本的意义。”刘博士这些话说得多么的明晰畅达,我们应该深思践行。
  我有一个朋友,50多岁,他长期打坐练功,近10年来出现了“内视反观”功能,他清楚地看到经络路线及内脏,能用针灸治好不少疑难杂症,这充分说明“内证实验”的存在,关键是我们如何坚持去锻炼和体悟。希望有志之士,下一番苦功,多出几个具有“内证实验”功能的医家,必能解决更多的疑难杂症,为患者造福,为弘扬中医学术多做贡献。
  2、师传是关键
  学习中医,自古以来都是依靠师带徒的方式传授的,所以“师传”是学习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的关键,正如雨路教授所说:“中医这个东西要想真正学好,只有两个字,就是应当‘师传’”。这是非常中肯的教导。要找到名师,以虔诚尊敬的心态去拜师,勤奋地学习请教,有闻必录,有疑必问,特别是老师在诊治患者时的辨证思路、用药技巧,要认真笔录,然后再加以分析体悟,这样往往能举一反三,得到真传,启迪心智,充实提高。
  张仲景、金元四大家都有师传的记载。清代叶天士先后拜师达17人之多,兼收并蓄,才能成为大家。刘力红同志他毕业后先后拜了好几位高明的老师,去年听到山西李可老大夫善治危急重症,便立即前往请益拜师,这种永不满足的谦逊好学态度,值得我们好好学习。
  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个好的老师,往往能培育出较多的高徒。我就有切身的体会。章次公先生是我终身难忘的恩师,我感到很幸运,在实习阶段,就拜章先生为师,跟随临证抄方,遇到关键性的环节时,章师每每提醒一下,对我们的启发是深刻的,获益也很大。章师治学很严谨,待人很随和,对患者很体贴,对学生很关爱,我们对老师也很尊敬,在这“尊师爱徒”的氛围里,学习是很愉快的、幸福的。
  章师提出的“发皇古义,融会新知”,就是继承、创新的意思。在毕业临别时,章师还赠送了一枚印章给我:“儿女性情,英雄肝胆,神仙手眼,菩萨心肠”。
  语重心长地说:“这四句话是做一个好医生的必俱原则,要遵而行之。”我谨守师训,行医做人,但做得还很不够,距离“上工”的要求还很远,还要坚持学习才是。
  “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作为一名医生,是学无止境的,只有孜孜不倦、锲而不舍地追求,才能达到“上工治未病”的境界,才算是一个好医生。每一位老中医,通过几十年的实践积累,都各有独到的经验,这些的经验是很宝贵的,我们不仅要认真地继承,还要发扬光大,相互交流,共同提高,为振兴中医药事业,多做一点有益的贡献。
  中医药是传统文化中的一支奇葩,是历久弥新的一门技术,不仅政府十分重视,而且世界各国的有识之士也颇为青睐,我们责无旁贷,一定要做好“承接岐黄薪火,继承中医衣钵”的工作,为振兴中医药事业而不懈奋进。
  作者/朱良春 ⊙编辑/王超
  【本文摘自中医药通报2005年10月第4卷第5期,由中医书友会(微信号zhongyishuyou)编校发表,养生导航网转载。投稿邮箱:tg@linglanshuyuan.com】


文章转载请注明:养生导航网 http://www.yangs123.com/4550.html
分享到:

留言评论

必填

Required, 保密

Trackback this post  |  Subscribe to the comments via RSS Feed


最新文章

标签

2018年九月
« 八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文章归档